脾气暴躁 但是很骚

突然想写点东西

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和小姐姐关系越来越好。特别是今天,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小时候的事情。才发现其实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,性格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你来我往就说了很多。

聊到了和朋友的关系的话题, 虽然两个人都是不善于表达的类型,但是她是用行动代替说话派,我是要学会表达派;聊到了学习,她是不喜欢也要努力派,我是想学就学派;聊到了颜值,她是颜值重要派,我是颜值不重要派。明明是持不同的观点,我却感觉并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,“大概说不过我的吧,让让她好了”。

聊完之后我想到了尼采,关于我们如何认识世界,又如何构建自己。我没读过尼采的专著,只看了周国平写的那本有关的书。虽然那本书并不算好,但是我不讨厌那种想要解决人...

我不行了真的好久没有读书读到这么暴躁了

我看了封神演义

昨天我问我爸,家里有没有封神演义,我爸说,你看这书干嘛。于是我就去微信读书找了找,真的有,于是我就开始看了。我看到李靖得到宝塔镇压了他儿子,然后实在看不下去了,有一种脑子被人按在地上蹂躏的感觉。
先不说一个商周时期的皇帝每天自称朕有多奇怪,臣子跟皇帝讲道理都用的是天人感应和三纲五常的理论,孔子,董仲舒和朱熹应该都还没出生呢吧,这些理论都是哪里来的啊。那么多圣人言圣人言,古人言古人言的,大概都比你小个几百年吧。
啥都是神说的,皇帝要稳定国家的方法就是把大诸侯王都杀了,皇帝一生气把自己儿子也杀了,杀个鬼啊有毛病啊有常识吗,简直就是为了剧情推进强行作死。然后所有不合理的地方就一句“...

好烦就是了

我的狗恋爱了,虽然是一只狗的单恋,对象是一只猫。 他倒不是喜欢“猫”这个物种,只不过这只猫对他来说是特别的。他之前有追着猫跑的坏习惯,把拴他的链子都挣开了,一直把人家追上树才罢休。但是对这只猫不一样,不但不追着人家跑,反而一脸讨好的表情,小尾巴摇得和见了我似的。还把嘴巴和鼻孔都张大,使劲隔空闻人家的味道。那只猫咪是纯白色的,懒洋洋卧在灌木丛后面的水泥地上,眯起眼睛对这只小肥狗不屑一顾。于是我的狗尝试着往前探探了鼻子,没想到大白猫嘴里发出斯斯的声音,肉眼可见地绷紧了肌肉,我的狗又呜呜叫着逃回来了。 我的狗是一条很善良的狗,他连虫子都没有咬过。之前有一次,我们带他去附近的绿地公园玩。他撞大运捉住了...

读完书想写点东西

用了一周断断续续读完了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,作者叫郭建龙。对于严肃的学术著作我总是读得很慢,因为我需要理解、消化和休息的时间,但这本书并没有让我觉得想要停一停,由此可见,这不是一部严肃的学术著作。晚上挑灯夜战的时候总让我想起来自己高中读张宏杰的时光——利用着本来就不多的睡眠时间在台灯下一页又一页地翻过去,第二天顶着亢奋的金鱼眼去上学。

张宏杰写出那几本畅销书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个学者,但他的书确实给了我喜欢上历史的契机。我记得自己看得第一本书是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,不知不觉就熬了通宵,第二天居然还胆大包天到带着没看完的闲书跑到班里去,压在好几本练习册和课本下面偷偷看。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历史人物也是...

既然睡不着就找点事情做3

狼人只顾着思索这面湖说出来的话语,不知不觉间就被引到了湖边。穿过张牙舞爪生长着的藤蔓,湖边的景象吓得狼人屏住了呼吸。在泛着淡蓝色微光的水边竟是些人类的尸体,这些残骸被粗糙的植物枝条包裹着。尸体虽然数量众多,却呈现出各异的形态,有的人半跪半坐,有的人则以头抢地,有的人却仰面平躺...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已经成为了植物的养料,而这片湖上的莹莹蓝光正是人体内的磷自燃产生的。

“别怕,”湖似乎看出了狼人的恐惧,出声安慰它说,“你仔细看看这些人的脸,虽然他们的外表已经看起来有些狰狞,可是他们的表情并不恐惧。”狼人抽抽自己湿哒哒的大鼻子,强迫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。果然,冷静下来之后,狼人并没有感觉到阴森森的...

中午吃薯条的时候想到的

“因为这是你自找的”狼人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这声音听起来疲惫又苍老,仿佛是有人在地底的深处呼唤着。狼人弯曲后腿半坐半卧,将尾巴收在身侧,找好了舒服的姿势后,狼人开腔回复:“为何这样说?”

“你痛恨自己非人非狼,可你也享受这样。这世上有多少条狼,有多少个人,又有多少个狼人呢?”那声音回答的不疾不徐,深沉的嗓音好像变成了锁链,温温和和地扣住了狼人的腿脚,连引得它向音源倾身。

“人是最可悲的生物了,生出了意识,便想着探寻。可世间万物的奥妙怎能轻易就让他们猜测得到,于是他们又转而去探寻万物的意义了,不仅如此,他们还去询问自己生命的意义,那种终极的、超越死亡的意义”那声音忽地悠悠笑了起来,引得所有石块都去呼应...

关于完结的原著

关于银魂完结

我是个死变态萝莉控,但我觉得银魂比天使降临到我身边还好看。

卡古拉酱是夏侯惇,卡古拉酱不是萝莉。

银魂真的完结了。我还没看到完结的地方,我也不记得自己看到哪里了,但我不会再继续看了。只要我不继续看下去,对我来说银魂就不会完结。虽然小玉和金时还没有醒过来,萨那哈鲁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大小,所有人都伤痕累累的,还有虚的谜团没有解开,joy4、春雨和夜兔都还七零八落,但是我宁愿抱着一切都美满的假想去躲避完结之后的空虚。

银魂是我入坑二次元之前就喜欢上的动漫。当时我正在看菊与刀,然后就接触到了银魂,被里面的设定深深吸引,将看书的事情完全忘记了。毕竟天人、江户生活、衰落的道馆、被招安的...

上完课吃了一个甜筒的时候想到的

狼人离开村庄后就住在山顶的洞穴里

他每天晚上都在等着小姑娘

看她小小的身影出现在米黄色的小路上,接着一点点向远方的那一片零星的灯火走去

然后狼人就会感觉到无比的安心,好像心里的泉眼慢慢被温润的水浸透了

如果她一直没有经过,狼人就一直等着,等到月亮升起,等到土拨鼠笃笃笃地提醒狼人该躲避月光

“谢谢你,亲爱的土拨鼠,可是我想再等一会儿”

“既然你这么舍不得她,为什么要离开村子呢”

狼人托着腮一言不发,似乎在思考土拨鼠的话,却又好像是在单纯的发呆。

“你怎么能期待我解释自己的所想呢?我既是一匹狼,又是一个人。我能像狼一样去爱,也能像人一样去怨恨;我能像狼一样遵从本能,也能像人一样驱使...

1 / 2

© 花猪不吃小土豆 | Powered by LOFTER